陆明川

瞎写写。

【秦沐】Berries(浆果)

大夏天在学校太热了写出来的消夏产物
短打一发完
不上升
大概很意识流
其实是想吃浆果了……

————

如果说。
我是说如果,秦奋和韩沐伯相逢于他们的少年时。
相逢在他们还是愣头青的年纪。
年轻气盛,锋芒不敛。
就像未熟的浆果一样,青涩,不够饱满,还带着酸。
却也丰满多汁,别有风味。
他们相遇在什么场景里呢?
合作、比赛,甚至有可能是同一组合的练习生。
他们或许会互相放狠话,会看不惯彼此,回想胜对方一筹,或许会尴尬地对视,会有不言且潜藏的龃龉,或许会争吵乃至于争斗。
毕竟是年少的男孩。
如果他们是同一公司的同组合练习生。
那他们就能亲眼见证对方的改变,如挤在一道的青色浆果慢慢漫上红色。或许秦奋会嫌弃韩承锦的傲娇,韩承锦也不会轻易承认秦奋在他心里是最帅的。少年人的不坦诚,在无伤大雅处,如汽水里的气泡,如浆果上的小刺。
他们或许也会喝醉之后牵着手在人群中行走,会在寂寂无名时对彼此微笑。在背井离乡,或是异国他乡的地方。
那再后来,再后来他们或许会红得如桑葚最深处的紫色,有或许他们会一朝果落枝头,落地后果汁飞溅,果肉四分五裂,支离破碎,狼藉遍地。
但很可惜他们跳过了前头的所有步骤。
两颗成熟的浆果相遇。
一颗在纤细的茎上藕断丝连,另一颗风尘仆仆,身上还带着冰粒刚刚融化成的小水珠。
“别走,上头的风景更适合你。”
他们不是相逢于十六岁,而是二十六。
二十六岁的他们应该够成熟,却在对方的事上额外莽撞又额外坦荡。
他们已学会不闹别扭,学会承认欣赏,学会包容,学会照顾他人。
他们尚带少年心性,又有着看过鸡飞蛋打社会阴暗的无奈和通透。他们心上有尚未营建好的坚固铠甲,在即将建成时挤进了对方。
他们遇见的对方,是刚好契合的年龄限定款。
谁会相信他们只认识一年,短暂,匆忙,喧嚣,令人着迷的一年。
韩沐伯摘下了微染灰尘的那颗红色的浆果。
秦奋拂去了还带着寒气的浆果上的水珠。
他们相遇在二十六岁时的夏季,混着空调冷气,因为夏日过长白昼而尚未散去的阳光热浪,短袖露出肌肤接触时的灼热还有能将唇齿染红的浆果汁的酸甜。
“你好,我叫韩沐伯。”
“秦奋,你好。”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