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明川

瞎写写。

文章杂碎片段01

只是片段而已。
这些没有具体时间线。
写片段一时爽。

主洋灵洋,半现实向,九~十年后,私设极其多。
多bug
不上升

片段式灭文写手

他刚出道时,眼睛如林间与母鹿走散了的幼鹿,空灵而隐带忧郁。
年长之后,他也曾遇见过风霜刀剑,他却能将其收入眼底沉静的温柔,如寒潭,偶有惊鸿。仍是能轻轻巧巧要了人命的一双眼睛。
这眼睛里寒芒乍起,多半是因为木子洋。

这人有次喝高了,哭着喊着扯着他袖子,指着窗外落地的广告板,号:“岳明辉,你说我怎么舍得他!我怎么舍得!”
怎么舍得让他难过。
又怎么舍得流言蜚语脏了从天上星星来的小王子洁白的羽毛。

落地广告上小王子半侧着脸,俯视着这车水马龙的世界,眼角带着份桀骜的挑衅。
你既然躲我,那我就让你在满世界都看得到我。

我的好看让全世界看,我只让你一个人看。

他陪他在时代广场走。
正好灵超就出现在了屏幕上。金发很闪,眼窝很深,皮肤很白。四周有人惊叹,还有人已经掏出手机拍照。
不就大概就能微博热搜见了。

晚上岳明辉好心地把主卧让给了李振洋,人不领情,洁癖,一脚踹开了客房门。
长腿一盘装作不经意地谈了谈灵超。
灵超,李英超。
他们的弟弟,从前的。

岳明辉硕士读的自动化,公司方向也是这块。李振洋富二代出身,当上模特又去当了偶像,现在光荣接班海外市场。
岳总李总曼哈顿相逢,人前笑嘻嘻人后就差点我撕烂你的amani高订你扯坏我的gucci手做。
他们以为这三四年下来大家已经足够冷静能装作什么事也没有的样子,但很明显他们都觉得彼此这么滋润的样子与想象不符。会议室门一关只剩下他俩,没说话先活动活动自己的关节。
“李振洋你耍我们很好玩啊?!”哐哐两拳。
“你自己不还是一样前脚刚散后脚就飞了美国上班?”咔咔两肘。
打完收工,会议室乱得像狗窝,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刚刚发生了一场情迷曼哈顿。
疼得呲牙咧嘴的两人倒是笑嘻嘻地一块走了,岳明辉心想这人打起人来还挺疼,表面上看起来倒是成熟了不少,心里怕是也有点悔意。
李振洋面无表情一张脸,腹诽这老男人不当艺人之后果然狂热举铁,比从前向肌肉猛男的方向发展了不少。
自己大概还在这人的熟人范围内。他们两人都这么想着。
不然岳总李总哪有那么容易被激怒,刚刚打架的,不过是将近五年没见的岳明辉和李振洋。

灵超今年二十六了。
不出所料,生日礼物又是如洪水泛滥,灵超特意看了看其中的衣服。
他对这些从来礼貌,会向对方发去感谢,平时也会穿穿,除了一家。他从来冷处理衣服怎么样来的就怎么样堆着落灰。
可第二年该来的还是来。
那是从前他洋哥点名道姓表示喜欢的牌子,他说不算大牌,但他喜欢他们家的设计感。
那时候的灵超还愣头愣脑没法回答,只记下了那牌子的名字。他本来记这牌子是打算买一件给他洋哥当礼物而用来不是拉黑的。
他不想除了他洋哥外的谁穿,谁穿也没他好看,包括他自己。

“我把以前我挺喜欢一牌子买下来了,专门按着他设计衣服!我设计的!结果这小孩还死挑!从来没穿过!”
岳明辉心想你个表演系的设计什么衣服怕是人嫌丑,更何况人也不是以前那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孩了。
又想,你如果光明正大地写上你那手漂亮字,你小弟被你送块布怕是都得裱起来。
被画个李振洋天天扔飞镖。

设定大概是
Oner在灵超22岁解散。卜凡灵超继续当艺人,木子洋继承家业,岳明辉去美国。

当然he啊呵呵。没蒸煮甜也不能开虐这是小甜饼写手的原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