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明川

瞎写写。

【红豆体】据说大家都是钢铁直男01(下)

这是一个,大家都宣称自己是钢铁直男的故事。
还没开始谈恋爱,在进行社会主义兄弟情锻炼呢。

戳头像看前文。

不要上升。

【红豆体】据说大家都是钢铁直男01(上)

就,脑洞产物。
我……一时手痒……
这文可能没后续了。就这样。
激情写作产物。
有雷同的话我想和那位仁兄拜个把子。证明世界上不只我一个人有这种神奇的脑子。

内含cp预警:1k,丞正,长得俊(在下吃橘受我知道我没有同伴括弧笑)
其余的都是邦邦硬的钢铁直男,暂时。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他们自己。 上升的人会变胖。

本来是文的,因为存稿蒸发于是变成了对话。
关于为什么我剥夺了大家戳戳戳的乐趣……
如果我能放链接我干嘛辛辛苦苦截屏,就很bad,就很不nice。

【秦沐】Berries(浆果)

大夏天在学校太热了写出来的消夏产物
短打一发完
不上升
大概很意识流
其实是想吃浆果了……

————

如果说。
我是说如果,秦奋和韩沐伯相逢于他们的少年时。
相逢在他们还是愣头青的年纪。
年轻气盛,锋芒不敛。
就像未熟的浆果一样,青涩,不够饱满,还带着酸。
却也丰满多汁,别有风味。
他们相遇在什么场景里呢?
合作、比赛,甚至有可能是同一组合的练习生。
他们或许会互相放狠话,会看不惯彼此,回想胜对方一筹,或许会尴尬地对视,会有不言且潜藏的龃龉,或许会争吵乃至于争斗。
毕竟是年少的男孩。
如果他们是同一公司的同组合练习生。
那他们就能亲眼见证对方的改变,如挤在一道的青色浆果慢慢漫上红色。或许秦奋会嫌弃韩承锦的傲娇,韩承锦也不会轻易承认秦奋在他心里是最帅的。少年人的不坦诚,在无伤大雅处,如汽水里的气泡,如浆果上的小刺。
他们或许也会喝醉之后牵着手在人群中行走,会在寂寂无名时对彼此微笑。在背井离乡,或是异国他乡的地方。
那再后来,再后来他们或许会红得如桑葚最深处的紫色,有或许他们会一朝果落枝头,落地后果汁飞溅,果肉四分五裂,支离破碎,狼藉遍地。
但很可惜他们跳过了前头的所有步骤。
两颗成熟的浆果相遇。
一颗在纤细的茎上藕断丝连,另一颗风尘仆仆,身上还带着冰粒刚刚融化成的小水珠。
“别走,上头的风景更适合你。”
他们不是相逢于十六岁,而是二十六。
二十六岁的他们应该够成熟,却在对方的事上额外莽撞又额外坦荡。
他们已学会不闹别扭,学会承认欣赏,学会包容,学会照顾他人。
他们尚带少年心性,又有着看过鸡飞蛋打社会阴暗的无奈和通透。他们心上有尚未营建好的坚固铠甲,在即将建成时挤进了对方。
他们遇见的对方,是刚好契合的年龄限定款。
谁会相信他们只认识一年,短暂,匆忙,喧嚣,令人着迷的一年。
韩沐伯摘下了微染灰尘的那颗红色的浆果。
秦奋拂去了还带着寒气的浆果上的水珠。
他们相遇在二十六岁时的夏季,混着空调冷气,因为夏日过长白昼而尚未散去的阳光热浪,短袖露出肌肤接触时的灼热还有能将唇齿染红的浆果汁的酸甜。
“你好,我叫韩沐伯。”
“秦奋,你好。”

【丁毕】说不出口01

为db事业添砖加瓦
冷cp爱好者早已习惯
没办法,谁让大自然选手长着一张我特别喜欢的主角攻的脸。

内容如标题。
是说不出口的,小甜饼。

————
丁泽仁觉得自己钢铁直男这设定没有什么不对啊。一个正常的男idol不就应该这样吗?
毕雯珺心想一个正常的男idol对自己女友粉是不会拱手说大恩不言谢告辞这种话的。但他又转念一想,这人要是能对那些女孩子说情话,自己脑瓜子怕是又得疼。

丁泽仁入大厂前,因为成天面对一堆男孩,一点都没有感受到自己的脸号称直女斩的威力,也一点都没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多么钢铁直男正气凛然。
出厂之后天上掉下诸如“丁师兄”、“丁宇直”之类的称呼也被他欣然接受。
不过既然都知道他是个宇直了,为什么还是要拿情话来为难他?
当记者说请各位对自己的粉丝说句情话的时候,丁泽仁听见他旁边皮孩子没忍住笑出了声,余光里自家皮队友们已经开始抱拳拱手了。
话筒轮过两位土味情话小能手,轮到了毕雯珺,下一个就是丁泽仁,丁泽仁着实不想学那俩土味情话小王子,队长和新淳的又太酸,只好学一下毕社长的了。
丁泽仁盯着他,心想老毕一个187的东北大老爷们儿,咋会有姑娘说他软呢。
只见毕雯珺眼神深情地凝视镜头,眉头微皱,嘴唇开合。然后所以人都“wow”了起来,回神的丁泽仁一脸懵,这就完了?为啥我什么都没听见???
就看见了毕雯珺那颗痣。
毕雯珺笑着把话筒递给了丁泽仁,丁泽仁憋了半晌,说:“如果我的生命只剩下一天……
“我会……带你去上课。”
“因为度日如年是吗哈哈哈哈——”毕雯珺特别没形象地笑了起来,狂拍大腿。
“诶别笑啊,我只想得出这个了。”
Justin笑得像一只弓起来的虾,脸红得透过妆都看得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泽仁你咋那么有才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笑话改编的……我服!”

节目播出之后,毕雯珺那块弹幕画风都是“社长我爱你!”,到丁泽仁,就成了“告辞”,丁泽仁觉得这样不行,于是他深思良久,在某一天训练完之后,拉住了毕雯珺。

——
座位是这样的:
李 丁 毕 朱 丞 贾 黄

文章杂碎片段01

只是片段而已。
这些没有具体时间线。
写片段一时爽。

主洋灵洋,半现实向,九~十年后,私设极其多。
多bug
不上升

片段式灭文写手

他刚出道时,眼睛如林间与母鹿走散了的幼鹿,空灵而隐带忧郁。
年长之后,他也曾遇见过风霜刀剑,他却能将其收入眼底沉静的温柔,如寒潭,偶有惊鸿。仍是能轻轻巧巧要了人命的一双眼睛。
这眼睛里寒芒乍起,多半是因为木子洋。

这人有次喝高了,哭着喊着扯着他袖子,指着窗外落地的广告板,号:“岳明辉,你说我怎么舍得他!我怎么舍得!”
怎么舍得让他难过。
又怎么舍得流言蜚语脏了从天上星星来的小王子洁白的羽毛。

落地广告上小王子半侧着脸,俯视着这车水马龙的世界,眼角带着份桀骜的挑衅。
你既然躲我,那我就让你在满世界都看得到我。

我的好看让全世界看,我只让你一个人看。

他陪他在时代广场走。
正好灵超就出现在了屏幕上。金发很闪,眼窝很深,皮肤很白。四周有人惊叹,还有人已经掏出手机拍照。
不就大概就能微博热搜见了。

晚上岳明辉好心地把主卧让给了李振洋,人不领情,洁癖,一脚踹开了客房门。
长腿一盘装作不经意地谈了谈灵超。
灵超,李英超。
他们的弟弟,从前的。

岳明辉硕士读的自动化,公司方向也是这块。李振洋富二代出身,当上模特又去当了偶像,现在光荣接班海外市场。
岳总李总曼哈顿相逢,人前笑嘻嘻人后就差点我撕烂你的amani高订你扯坏我的gucci手做。
他们以为这三四年下来大家已经足够冷静能装作什么事也没有的样子,但很明显他们都觉得彼此这么滋润的样子与想象不符。会议室门一关只剩下他俩,没说话先活动活动自己的关节。
“李振洋你耍我们很好玩啊?!”哐哐两拳。
“你自己不还是一样前脚刚散后脚就飞了美国上班?”咔咔两肘。
打完收工,会议室乱得像狗窝,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刚刚发生了一场情迷曼哈顿。
疼得呲牙咧嘴的两人倒是笑嘻嘻地一块走了,岳明辉心想这人打起人来还挺疼,表面上看起来倒是成熟了不少,心里怕是也有点悔意。
李振洋面无表情一张脸,腹诽这老男人不当艺人之后果然狂热举铁,比从前向肌肉猛男的方向发展了不少。
自己大概还在这人的熟人范围内。他们两人都这么想着。
不然岳总李总哪有那么容易被激怒,刚刚打架的,不过是将近五年没见的岳明辉和李振洋。

灵超今年二十六了。
不出所料,生日礼物又是如洪水泛滥,灵超特意看了看其中的衣服。
他对这些从来礼貌,会向对方发去感谢,平时也会穿穿,除了一家。他从来冷处理衣服怎么样来的就怎么样堆着落灰。
可第二年该来的还是来。
那是从前他洋哥点名道姓表示喜欢的牌子,他说不算大牌,但他喜欢他们家的设计感。
那时候的灵超还愣头愣脑没法回答,只记下了那牌子的名字。他本来记这牌子是打算买一件给他洋哥当礼物而用来不是拉黑的。
他不想除了他洋哥外的谁穿,谁穿也没他好看,包括他自己。

“我把以前我挺喜欢一牌子买下来了,专门按着他设计衣服!我设计的!结果这小孩还死挑!从来没穿过!”
岳明辉心想你个表演系的设计什么衣服怕是人嫌丑,更何况人也不是以前那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孩了。
又想,你如果光明正大地写上你那手漂亮字,你小弟被你送块布怕是都得裱起来。
被画个李振洋天天扔飞镖。

设定大概是
Oner在灵超22岁解散。卜凡灵超继续当艺人,木子洋继承家业,岳明辉去美国。

当然he啊呵呵。没蒸煮甜也不能开虐这是小甜饼写手的原则。

脑洞

黑道au

cp卜岳,洋灵洋

身份设定:

岳是卧底,卧了很久。
靠一手好赌艺成功成了分区赌场一把手。
兼职收高利贷。道上心狠手辣的楷模典范。针对来他那的穷凶极恶的歹徒。

超鹅是小天才型选手。
不谙世事被人坑,结果愣是到了岳面前。
岳觉得这人可以来帮帮他,看起来心思还挺正,测试一波,就决定是他了。
故意输了他,超鹅荣升二把手。

“我要是输了,这些都是你的。我要是赢了,给我你的一半身家。”
超鹅只是指钱,岳岳却把他真·一半身家给了他。

当然要反复试探啊试探。
超鹅还只是个孩子,岳救了他一次命之后稀里哗啦把家底吐了。
从此岳岳多了个崽。

几几是特警。You know,超凶的那种。
和岳素昧平生,but一见钟情。
并不知道岳岳来头的时候就下定决心要追他,知道之后觉得这个世界不太对。
和老同学李洋哭得吱哇乱叫,李洋作为线人看着他纠结成中国结,最后还是决定大义灭暗恋对象。
李洋表示作为老岳老闺密,要是几几表态偏了,这人就怕是追不到了。
smile

李洋,线人,情报贩子。看似两边都混,其实emmmm……是被岳坑的。
岳的好搭档。
超鹅隔壁邻居。
被超鹅暗恋。

先存着先。
he肯定,甜不过蒸煮也不写虐,smile

大概是个新的开始吧。